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业内新闻

新“铁娘子”或促英国“向左转”

Time: 2016-07-18 Source:

  7月13日,在英国新首相特雷莎·梅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前发表讲话,就任英国首相。新华社记者 韩岩/摄

  脚踩标志性的“豹纹”鞋,身着亮黄色下摆的外套,戴着造型时尚的大号项链,特雷莎·梅前往白金汉宫觐见女王之后,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前发表了就职演说,宣告英国进入一位新“铁娘子”的执政时代。

  性格鲜明,火速换选内阁

  与着装风格一样,特雷莎·梅个性也十分鲜明。英国《镜报》形容这位英国前内政部长“冷静、沉着、自信”,《今日美国》说她是一个“有钢铁般决心”的人,《纽约时报》则形容她“严肃认真、工作勤勉”。

  作为常年研究欧洲政治的学者,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国际关系室主任赵晨,对特雷莎·梅以往在政坛上的表现也作出了类似判断:“手段比较强硬,性格比较严厉沉稳。”

  特雷莎·梅在担任英国内政大臣期间,政绩可算卓越。现年59岁的她,是英国历史上就任时间最长的内政部长,主要职责是掌管安全和移民问题。“在她担任内政部长的6年间,欧洲大陆的巴黎、布鲁塞尔等城市不断发生恐怖袭击事件,但英国自2005年发生伦敦地铁爆炸案后就没有遇到过大的恐怖袭击。这表明她在内政部长任上干得还是很成功的。”赵晨说。

  特雷莎·梅性格的雷厉风行和不拘一格的风格,从她上任后火速组织了一个几乎全新的内阁也可见一斑。最引人瞩目的是,特雷莎·梅起用前外交大臣菲利普·哈蒙德替换乔治·奥斯本担任新的财政大臣。赵晨分析说:“在英国内阁中,财政大臣可以说是最为重要的。前任财政大臣乔治·奥斯本因为与卡梅伦过于亲近,所以特雷莎·梅不愿意看到奥斯本留在内阁中。”

  对于特雷莎·梅这种下手颇狠的方式,英国前保守党外交大臣里夫金德爵士称赞道:这显示出她强有力的领导力和战略眼光。

  赵晨认为,特雷莎·梅新内阁的最大特点,在于“留欧派”和“脱欧派”的平衡。“特蕾莎·梅之所以能成为英国首相候选人,就是因为她虽然支持卡梅伦,但同时又没有特别明显地站到‘留欧’阵营里。她支持卡梅伦,是因为她是卡梅伦的内阁成员之一。她也没有特别地反对‘脱欧’。因此她得到了‘留欧’‘脱欧’两派的认可。这也决定了她上任后组建新内阁时要寻找一个平衡选择”。

  即便如此,特雷莎·梅任命前伦敦市长、“脱欧”派领军人物鲍里斯·约翰逊为外交大臣,还是让大多数人感到惊奇。一头金发的鲍里斯·约翰逊有着和他的发色一样扎眼的性格,“大嘴”名声和爱出风头的个性,“让整个欧洲的外长同僚都不太喜欢他。”赵晨说。

  相爱相杀,“脱欧”大戏待启幕

  在赵晨看来,特雷莎·梅作出一系列出其不意的人事安排,着眼点还是在于“脱欧”。

  众所周知,特雷莎·梅在这个时候上台,在一定程度上是英国公投决定“脱欧”成就了她。上台之后,摆在她面前最首要的挑战自然也是“脱欧”。

  “我想,特蕾莎·梅指定鲍里斯·约翰逊当外交大臣,应该是希望他能够比较强硬地在马上就要开始的退欧协定中扮演‘黑脸人’角色。”赵晨说,“由鲍里斯·约翰逊挥舞着大棒,言辞犀利地捍卫英国利益,再由掌管特别为脱欧而设立的‘脱欧事务部’的戴维斯去谈条件,可能是特蕾莎·梅的策略。”

  7月13日下午,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·图斯克、欧洲委员会主席让-克洛德·容克,在欧盟驻华代表团召开的有关中欧领导人会晤的新闻发布会上,被在场的英国媒体“穷追猛打”地连问了好几个有关特蕾莎·梅的问题。之前特蕾莎·梅曾表示:容克将是下一个见识到自己是个“非常不好对付的女人”的男人。

  颇具幽默感的容克对此打起来了太极。“在我和她交谈之前,我不能评论她”,但“我认为我们之间有发展一段良好关系的潜力”。容克说,“我希望我们同英国的关系是尽可能亲近的。在与英国的谈判中不会有敌对情绪,也不会有报复。”但容克同时也表示:“当然,我们不会放弃一些基本的、核心的原则,比如说一些劳工方面的标准、健康方面的标准、工作安全方面的标准,等等。”

  赵晨认为,真正开启退欧谈判,可能会在今年9月。“在此之前,特蕾莎·梅需要先试试水,制订一些战略,试探一下英国民众和企业的意愿,准备几套方案。这的确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  在英国退欧公投过去几周之后,一开始震荡剧烈的市场渐渐平静下来。对于英国脱欧后的前景,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·图斯克在7月13日的发布会上强调:“今后两年之内,英国仍然是我们欧盟的成员国,它要履行欧盟成员国需要履行的承诺和义务,它也享有欧盟成员国所享有的所有权益。英国脱离欧盟以后,我们希望英国仍是欧盟非常紧密的伙伴。英国公投的影响,实际上比大家想象的要小一些。”

  赵晨也认为,虽然英国退欧的确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,“但由于英国在欧盟内部本来就是一个有诸多例外条款的特殊成员,所以它退出的影响和冲击相对较小,与法德这些欧盟核心国家的退出不可同日而语。”赵晨认为,在法德核心的领导下,如果欧盟各国能团结起来,扭转现在危机重重的局面,经济上实现复兴,“欧盟还是有希望的”。

  重塑公平,政治危机或促政策“向左转”

  在内政方面,特蕾莎·梅的前路也不轻松。虽然特蕾莎·梅被媒体拿来与英国另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作比较,但赵晨认为,特蕾莎·梅与撒切尔夫人所面临的挑战是不一样的。

  “特蕾莎·梅和撒切尔夫人在性格上或许有相似之处,但她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。当年撒切尔夫人所处的是一个经济困顿的英国,所以她大刀阔斧的改革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。现在,在卡梅伦领导之下,英国在欧洲是经济状态最好的国家。实际上,特蕾莎·梅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政治上比较困顿的英国,因为英国要退出欧盟,使得英国内部分成了脱欧和留欧两派,因此她面对的是政治危机而不是经济危机。”赵晨说。

  在就职演讲中,特蕾莎·梅将重点放在了“公平”二字上,强调新政府将为每个人服务,而不会只服务于权贵阶层少数人的利益。这番表态被认为是对于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的回应。

  英国独立时政观察员罗素·查普曼(Russell Chapman)对本报记者表示:“很多人认为,英国脱欧是民粹主义的结果,但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。”罗素·查普曼认为,英国公投结果揭示出来的本质问题是,“经济发展把一部分人落下了”“国家的GDP上去了,但在个人层面上,人们感受到的是工资涨幅的停滞不前、只能获得临时的工作合同,等等。很多人没有安全感。归结起来就是,资本主义社会创造了巨大的社会发展失衡的事实,非常多的家庭没有感受到所谓的‘涓滴效应’(指经济增长使总财富增加最终使穷人受益的效应——记者注)”。

  赵晨也持类似观点。他认为:“这种现象不仅在英国出现,同时也是一种全球现象。全球化促进了贫富悬殊的加大,1%的人口掌握的财富超过了99%的人口。在英国,伦敦金融城的小部分精英挣的钱,远远超过英国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。这实际上促进了左派的复兴。”

  赵晨表示:“这次公投虽然是对脱欧的公投,其实也是这种社会不公正现象的反映。特蕾莎·梅当然也看到了这种现象,她会力求促使英国政策稍向左转。但作为一个保守党的党首,她能在多大程度上让政局向左转,多少还是让人有疑虑的。”

  首相变更,与中国关系基调稳固

  英国新首相上台后,对中英关系的影响将会如何?赵晨认为,中英关系在大的基调上还是比较稳固的,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是否会有变化,还需观测。比如,大力吸引中国投资的“英国北方振兴计划”和中方参与建设的“欣克利角核电站的项目”,都是在英国原财政大臣奥斯本主持下提出的,这些项目后续发展如何有待观察。

  英国驻华使馆在英国脱欧公投后,曾多次表态称,英国脱欧将不会影响英中两国关系。英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罗廷(Martyn Roper)6月30日在北京举行的一次发布会上曾表示:“英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不会被改变;中国商人、学生和游客访问英国的方式不会被改变;我们的商品及服务将照常向中国运输和提供;我们的专业知识依旧与中国共享。英国依然向中国开放。我们期待着与中国继续保持强劲的合作伙伴关系,并在黄金时代全面发展我们两国的关系。”

  在担任内政大臣期间,特蕾莎·梅以在“移民问题”的严苛而闻名,她上台后会否影响中国留学生在英国求学、居留、工作?赵晨认为:“在退欧谈判中,特蕾莎·梅在移民问题上肯定是不会轻易让步的,未来英国可能不会再接受欧盟内部的人口自由流动。对于欧盟外人员,特蕾莎·梅政府的新政策可能变化不会太大,也不一定会对中国人不利。对想留在英国工作的中国人可能会有一定影响,但对于只是想去英国留学的学生来讲,影响应该不大。”
关闭